海納百川》打北京介選牌 綠營奧步一波波(沈迺訓)

海納百川》打北京介選牌 綠營奧步一波波(沈迺訓)

這些綠營口中的中國大陸「介選」根本不可能影響大選選情,介選不過就是被綠營透過強制立法,幫對岸貼上標籤的一種政治名詞;而真正可以改變選情的叫「選舉奧步」,卻是無法可管。圖爲假共諜王立強案。(摘自網路)

選舉日近,社會卻一片冷清,政治參與的熱情不再,只因大勢逐漸清晰。選情越冷,向來爲執政黨所喜,因爲只要依靠組織戰無限催出,就能靠着基本盤贏得選舉。只是,蔡政府執政無半點政績可取得,已讓賴清德的總統之路走得顛簸狼狽,造勢場合能講的政績政見寥寥可數,更無半點社會迴響;綠營心中8年的英式德政,竟讓賴清德淪落到選舉場合只能依靠那微弱無力的抗中保臺話術權充政績,豈不可悲?

悠閑 鄉村 直播 間

CELINE迷你香水禮盒全新上市 一次擁有9款訂製香水

尤有甚者,這回「國家機器動得很厲害」,更甚於2020對藍營總統選情的全面打壓,三天兩頭就有社會協會負責人或基層里長因組織赴陸旅遊遭法辦的新聞,全臺遭約談送辦甚至起訴者,怕是成千上百不止。進一步更有外媒路透社報導,大陸方面要求知名臺灣樂團五月天表態挺「一中」。

種種反中色彩濃厚的新聞報導不斷露出,其案件實情是否爲違反法律或確爲對岸介選尚待調查考證;但迴歸理性思考,即便皆是違法、介選,難道真能影響選情?

不客氣地說,以臺灣自詡民主投票成熟的今天,上開案件就算屬實,也只會變成對岸統戰單位官員的邀功業績,絲毫無法對臺灣大選起到影響,更遑論改變選舉結果;而執政的綠營剛好拿來當政績,擴大成政治事件好爲大選助攻。

然而,如同外媒路透社此次的報導不時出現,影射性揭露中國大陸方面的政治動作,其本質到底是一種被保護而無法可管的媒體自由?抑或是變相的外國勢力干涉臺灣內政?抑或就是一種赤裸裸的「介選」?即便其享有新聞自由,同樣必須予以嚴格檢視。

應該沒有臺灣人會否認,這些綠營口中的中國大陸「介選」根本不可能影響大選選情,介選不過就是被綠營透過強制立法,幫對岸貼上標籤的一種政治名詞;而真正可以改變選情的叫「選舉奧步」,卻是無法可管,更被公認是多次綠營得以撿便宜勝選的關鍵手段。

多年來綠營每每意外成爲選舉奧步的得利者故事,已經是「罄竹難書」的全民皆知。遠的如1998年吳敦義的聲音變造的錄音帶案、2004年319陳水扁槍擊案、2006年高雄市長黃俊英被構陷的走路工案,無一不改變選舉結果。

近的如4年前的韓國瑜,就算選情已經瀕臨崩盤之際,仍遭所謂的外媒烏龍爆料中國資助韓國瑜介入臺灣大選(即「王立強案」),當時也是這些無法可管的外媒提供了綠營上下打壓韓國瑜的題材,事後卻證明根本是胡亂指控,難道不也是一種醜陋的選舉奧步?恐怕這些外媒纔是真正該被列管的「介選」對象纔是。

比起對岸不痛不癢無法改變大選結果的「介選」,民衆更需複習綠營漁翁得利的「選舉奧步」故事,分辨出哪種形式的政治動作纔是真正有害臺灣民主,切莫低估選舉奧步再度重現,改變2024大選結果的可能性。

(作者爲自由撰稿者)

稳住别浪 跳舞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富邦金法說會:人壽帳上現金水位有2700億 有足夠動能再投資股債

爆萌小邪妃:腹黑皇叔,轻点宠 小说

金門今年首例縣外移入登革熱 個案有台南及嘉義旅遊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