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神社有儀式 等於向日本皇室表忠

專家:神社有儀式 等於向日本皇室表忠
全屬性武道

屏東牡丹鄉高士神社。(本報資料照片)

「神社是日本是固有傳統宗教神道教的祭祀設施,而神道教在二次大戰前有『國教』的性質!」日本研究專家李中邦表示,在臺灣的神社,有的僅有建築,有的有儀式,但有儀式是很怪的,那等於是向日本皇室、國家、精神表忠:「民進黨當局去中國化的背後,就是想用臺灣的日本化,恢復在臺的日本文化來填補部分的歷史空缺。」

李中邦說,日本明治維新初期,神道教成爲國家的宗教,內務省裡設置一部局來管轄全日本的神社,神職人員皆成了內務省職員,連同其財務皆由帝國政府管理。儘管明治政府名義上承認信教自由,但崇拜神道教成爲日本國民義務,與軍國主義密切關聯。1945年日本戰敗,在美國等要求下,日本政府宣佈政教分離,裕仁天皇發佈詔書,宣佈自己是人不是神,廢除國家神道,政府不得資助神社,但神社神道已成爲日本神道教信仰主流。

最低工资法卡行政院 盼应参采指标纳入劳资意见

值得一提的是,桃園神社不是在臺灣重建神社的唯一事例,屏東牡丹鄉的高士神社亦是;不同於桃園神社,高士神社不再主祀天照大神,而是臺灣原住民奉祀「牡丹社事件」爲部落犧牲的族人先靈,也是被日本徵兵的排灣族臺籍日本兵魂歸之處。不過這就代表高士神社有其正當性嗎?

李中邦稱,高士神社是2015年由日本李登輝之友會會員、日本神職人員佐藤健一出資重建,奉祀高士佛部落爲日本戰亡戰士的先靈。但採用的是日本神道與排灣族傳統儀式,且在基督教長老會牧師祈禱下成立,高士神社印刷品都用日本紀年「令和」;參與祭典人員得穿傳統日本神官服裝、有的還要取個日本姓名,相當扭曲,是臺灣親日勢力引進日本神道的一個具象徵性的活動。

高士神社用日本神道教奉祀排灣族替日本犧牲的戰士祖靈,李中邦認爲,這不能代表日本重視臺籍日本兵、原住民戰士犧牲祖靈。戰後日本政府曾立法補償日本軍人及其遺族,卻不曾給予臺籍日本兵、原住民戰士任何補償,連他們的財產、債權、存款都拿不回來。

二审判更重!丁允恭与女记者在办公室嘿咻 撤职停止任用3年

南投全县免费装火灾警报器 南投市今年先安装

何戎斜杠广播电台主持人 散播幸福感

新北携手空大 7个月翻转人行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