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比黑道還可惡

抹黑比黑道還可惡

(圖/本報系資料照)

臺灣民間宗教盛行凡有廟會、慶典、神明出巡,都是地方盛事,也必然人潮擁擠。人多的地方,就是有選票的地方,有哪一個候選人不會去參加,一來表示對地方的親近,二來也好趁機接近各路人馬,以拓展可能的票源。

以这个旋律

不可諱言地,地方派系的要角、宮廟的主事者,的確是有若干與黑道掛鉤,或是擁有黑道背景的,在慶典中當然也不會缺席。即此,同樣的場合,當然是黑白兩道共聚,而且各政黨人士,不分藍綠白,相互廝見,客氣招呼,甚至握手寒暄、合影留念,也都是人情禮儀之常,沒有什麼可以大驚小怪的。

《蝶龙之乱》终回片尾爆3彩蛋

柯文哲這幾日另有行程,並未見諸報章,好事者就喧騰說其「神隱」,已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然後發現他竟然出席了嘉義縣東石鄉龍港村的平安宴,與邀宴的主人林水樹「同框」拍了個祭拜的照片,就開始大加渲染成跟「牛鬼蛇神」「密會」。柯文哲向證嚴法師請益,爲了尊重出家人,不願大張旗鼓,說是「密會」,勉強也說得通,但是證嚴法師德高望重,又豈會是「牛鬼蛇神」?林水樹雖有江湖背景,過去是有名的「大哥」,但卻是東石鄉的東道主,柯文哲在公開的場合,怎可能刻意去迴避,不盡一點人客的儀節?但卻被詆譭成「密會」。

如果此說能夠成立,那以後凡是家中親友,甚至鄰居有過作奸犯科記錄的人,以後都一定要拒絕往來了嗎?「皇帝都有草鞋親」,各黨派的候選人就非得如此矯情,將其人拒之於門外嗎?蔡英文、賴清德都是最喜歡跑寺廟的人,網路上隨便搜一搜,都可以找得到基於儀節不能避免「同框」的照片,是否也該大聲批判他們「葷素不忌,黑白不分」?

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社會上對「改過自新」的人,都應該心存善念,雖有前科,但既已服刑完畢,就應該等於能夠「補過」,這也是我們對「更生人」應有的正確態度。所謂「黑道」,該着重的是「現在進行式」,如有確證,立即繩之以法,以懲效尤、以資警惕,至於「過去式」,則理當不予追究,最多限制其參與某些職位而已。

林水樹究竟目前是不是「現在進行式」的黑道份子,必須由警方調查,但僅僅以其「過去」爲由,就一概視之爲「牛鬼蛇神」,顯然是阻塞人自新之路的。過去,我曾發文爲黃承國叫屈,如今,也同樣爲林水樹抱不平。

事實上,「黑道」作奸犯科,專爲攫取利益,固然可惡,但實質思考,世間不具黑道惡名,但所行所爲,無非就是以攫利爲主,一些爲爭取廣告預算、獲得政府標案,因而擁護特定政黨的媒體、網軍、名嘴、網紅,乃至於以人民的稅收,縱容、豢養這羣人,甚至用威逼、恐嚇手段對付異議者,以抹黑、抹紅栽贓於人,以鞏固自家政權,爲一己謀利的政府,恐怕纔是比「黑道」更可惡的。(作者爲退休大學教授,臺灣新故鄉智庫協會研究員)

无限邮差
双子与黑猫

大学申请书审系统疑出包 教育部澄清

陈零九卖越南菜 强碰老萧日料店

從柱滅之刃開始的萬界之旅

拥双利多 塑化族群蓄势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