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綸鎂不怕被叫「姐」 入行20年放鬆做自己

桂綸鎂不怕被叫「姐」 入行20年放鬆做自己

桂綸鎂替時尚雜誌拍攝封面。(Harper’s BAZAAR提供)

聚和今年獲利拚重返成長

身爲臺灣第一本國際中文版時尚雜誌,BAZAAR Taiwan步入第400期的歷史刻度。我們爲此打造出一座未來博物館,邀請桂綸鎂率先入內探索,她不僅在展間裡遇見「被博物館收藏」的另一個自己,也回望了從影20年來每個果斷的決定、每個徬徨的當口,並勾勒出她想要展現的未來。

桂綸鎂替時尚雜誌拍攝封面。(Harper’s BAZAAR提供)

呼吸道疾病從12%增至18% 北醫急診憂疫情爆發病床塞

片場的化妝間裡,剛抵達不久的桂綸鎂,一到場就坐下與大家聊起天,一身舒適的便裝及腳上的懶人拖鞋透露出她的自在。今天有將近12小時的拍攝行程,精心設定的博物館展間場景及現場成排的Chanel 2023 Métiers d’art工坊系列服裝,都等着她上場演繹;但,此刻她只想以最極簡的姿態醞釀心情,在隆重登場前做最後的沉澱。看見人來,桂綸鎂眼睛瞬間閃起了光芒。她一直是這樣的,客客氣氣地對待所有上門來試探的人,不分生疏,很快就能熟稔談笑,這不只是「大明星沒架子」而已,而是總能很快對人「託付信任」。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小說

美股三大指数集体高开,道指涨0.21%,纳指涨0.34%,标普500指数涨0.22%。美国证交会批准11只比特币现货ETF上市交易,加密货币概念股大涨,…

入行20年,從《藍色大門》、《不能說的秘密》、《女朋友。男朋友》到《白日焰火》與近期的影集《臺北女子圖鑑》,她的作品陪着一個世代的人懵懂長大,直到中年。而今,她即將迎來40歲。時間無情地推着所有人往前走,沒有人可以倖免於難,不過,桂綸鎂總能在這亂流中展現一種兀自堅持的力量,像是水庫裡的水位標示牌,告訴你這裡沒有氾濫也不會乾涸,一切都是最好的樣子。

她說到,今年三月去巴黎看了時裝秀,這是桂綸鎂睽違三年重返那個熟悉的國度。她曾在里昂唸書,在巴黎拍了無數個雜誌封面,某種程度上,巴黎也熨貼着她的成長曆程。「現在的巴黎充滿蠢蠢欲動的氛圍,好像有股能量在那邊,隨時都要迸發。每個人都有點『要換上新面貌』的調調,令人蠻期待的。」小鎂如此描述。

這樣的觀察或許來自對現況的投射,畢竟放眼望去,我們處在一箇舊事物隨時要解體、新事物又勢態未明的時代,不知所措之餘,卻也不禁會生出期待。「我對於舊時光那種殘缺的、破舊的味道,依然覺得很美好。但我也認爲在大環境衝擊下,我們都必須做出改變。就像面對一個小朋友真的要踏出第一步,或要去上學了,你明知那改變是不錯的,但你仍然會心疼啊,會想跟他說:『要加油喔!』因爲不知道他將來會面臨什麼。」那個小朋友,其實就是桂綸鎂啊。「我都要40歲了,過去每個十年對我來說,都是很明確的轉捩點。」小鎂直言:「人家都說,四十不惑,但我還是很惑。只是某部分的我更清楚,我是什麼樣的人,我的特質是什麼了。」

八里下罟子渔港大改造 连结自行车道打造旅游胜地

桂綸鎂替時尚雜誌拍攝封面。(Harper’s BAZAAR提供)

桂綸鎂是什麼樣的人,特質又是什麼?過去有關她的訪問,總是不出「乖乖女力求突破」或「學習放下對完美的追求」之類的主軸,但,那真的是桂綸鎂嗎?「其實這些標籤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就是別人貼上來的貼紙,我不會急於撕掉,也不會受影響。純粹就是我們站的花園不一樣,只有我知道這個花園的芬芳是什麼。」小鎂打了個比喻。「那就像,別人用想像塑造了一個我,然後我去裡面感受是什麼樣子,其實蠻有趣的。」聽起來,像是桂綸鎂在實現身爲演員的天命。「大家覺得我好像雲淡風輕,但我其實很有野心。我的野心是,我始終想拍很好的電影,不時也會問自己,『欸我現在做的這個,到底有沒有跟觀衆、跟社會溝通?』或是『有沒有跟自己的生命現況作連結?』」

「有時候我收到的案子,不見得是大家都聽過的導演,或劇本本身完整度不高,需要花很多時間去討論。但我預想得到它可能會是不錯的東西,或跟我當下的生命非常貼合,我的確需要這個東西帶我的人生走出不一樣的方向。」小鎂說的是帶點實驗性色彩的《德布西森林》。它很藝術,直面對人丟出個問號。但對當時拍戲拍到很沮喪疲累的她來說,簡直像把自己丟回山林裡的母體狀態,讓她可以重新面對身心,療愈自己。「這是老天給我的一個禮物吧。」拾起過往記憶的桂綸鎂,言談間有着通曉了什麼的輕盈感。

那麼在去年引起諸多討論的《臺北女子圖鑑》呢?「我很清楚知道當時爲什麼會接這案子,也經歷了集體創作下的掙扎。回望起來,當時盡力了,現在心裡踏實就好了。」小鎂坦然地說着。

戲劇是創作者與觀衆交流的平臺,而能坦然面對觀衆的討論與評判,是入行20年,已經可以被後輩稱之爲「姐」的桂綸鎂能夠處理的。有點難想像,當年青澀的孟克柔現在竟然是姐姐了。怕被叫「姐」嗎?「這個稱謂只是因爲我年紀稍長而已,但很多年輕演員,他們拍戲量比我還多,經驗比我還豐富,他們擅長的,是我相對陌生的東西。」

「因爲這次的訪談,我回顧了過去自己演過的戲。無論是兩岸三地的文藝片,或動作戲、古裝戲,然後發現其實還蠻多元的。我期許未來可以有更多方的嘗試,真的成爲一個年紀稍長的大人,然後把這些經驗好好分享給年輕人。」

小鎂很誠實地說,過去這十年,自己也是在一片迷霧中前進的。「也不是慌張,就是身處迷霧中,看不到路徑在哪。那怎麼辦呢?我就跟自己說,往前走就對了,不管速度快或慢,不管看不看得到前方有什麼,只要繼續往前走,你終究會遇到些什麼東西。」